“在垂直的體系上可以做大做全,而不是去橫向擴科?!?/p>

營收超10億元,合作校600家,編程貓反思:更加關注健康度

2020-06-04 16:04:30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王上 張以慧  

 

  今年6月1日,編程貓在深圳舉辦了五周年慶典。“我們能有什么優勢呢?我們不過是有三千多個,為著共同使命拼命飛奔的年輕人,如此而已。”編程貓創始人兼CEO李天馳在演講中說道。

  五年時間,從自主研發的圖形化編程工具Kitten起步,再到UGC社區,再到編程教育……編程貓已經實現規?;l展,2019年總營收超過10億元。

  疫情期間,隨著在線教育的爆發,在線編程教育也隨之暴增,疫情期間,編程單月營收破1.27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近3倍。

  這是一家年輕的公司,編程貓創始人李天馳和孫悅今年還沒到30周歲,員工的平均年齡在25歲左右,公司正按著既定的航道向前:2015-2016年完成產品化,2017-2018年進行商業化的初步探索,2019年-2020年初基本完成規?;?。

  當下,編程貓將進入了新的戰略階段——“矩陣化”階段,即大班、小班、1對1班型全覆蓋,線上線下、公立校內外業務全覆蓋,幼小到大學生年段全覆蓋。

  01

一個重要決策:新的產品“矩陣化”

  編程貓“矩陣化”的形成并不是一時頭腦發熱,在早年就有草蛇灰線。

  2015年,在國外上研究生的李天馳和孫悅看到了編程教育的機會,兩人等不及畢業就回國創業了,但一回來就遇到了一個坎兒:“市場還在萌芽期,滲透率極低,很多人不知道編程是什么。”

  在這樣的情況下,直接從培訓切入編程教育非常難,那么用什么方式能讓孩子從興趣出發喜歡上編程?

  李天馳想到從編程工具切入,帶團隊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搭建了整套教學系統的頂層設計,然后開發了工具矩陣,2D的kitten圖形化編程語言,Python和圖形化代碼互相轉換海龜編輯器等等。

  這些工具的特點是簡單有趣,孩子易上手,學生可以通過編程貓的編程工具,完成自己的編程作品,然后發布到編程貓社區中,這是一個自主化的過程,學生可以通過視頻、文字、語音的方式來學習每一個課程內容,這背后就是“貓老祖”課程系統,后來這個系統升級迭代為AI輔助教學系統 Octopus。

  最初編程貓沒有用真人老師,一方面是因為編程教育師資匱乏,另一方面是作為兩個有計算機背景的理工科男,李天馳和孫悅習慣用“系統”去解決問題,而后一種思想也貫穿了編程貓的整個發展脈絡。

  回頭來看,李天馳這么總結編程貓產品化從0到1的過程:第一是編程工具。第二是形成編程體系,解決編程怎么學、如何教的問題。第三是圍繞 Octopus教學系統思考如何商業化運轉。

  商業化的路子并不好走,編程貓差不多嘗試了上百種途徑。直到2019年,李天馳才找到了比較成型的商業化路徑,總結起來是兩組關鍵詞:一組是校內和校外,一組是線上和線下。”

  從這兩組關鍵詞可以看到,培訓業務是繞不過去了,也由此,李天馳想清楚了:“編程教育是好工具、好老師、好課程的總和,必須多管齊下。”隨之也梳理出新的產品矩陣——全班型覆蓋,線上線下、公立校內外業務全覆蓋,幼小到大學生年段全覆蓋。

  正是了解到李天馳最初的規劃和帶領編程貓一路來的試探,2019年8月,原新東方在線兒童產品事業部總經理、酷學多納品牌負責人陳婉青加入編程貓擔任COO,在她眼里:“天馳及團隊提出的新產品矩陣化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決策。”而從目前各項業務進展來看,陳婉青更堅定了自己的判斷:“這條路是行得通的。”

  陳婉青向多知網進一步解釋:“在沒有認真了解編程學科之前,我誤認為少兒編程的市場相對語言及K12較小,但伴隨科技教育近年的強勢興起,以及家長教育意識的改變。編程學科在各年齡滲透、各消費層級滲透,都遠超出了當初的判斷。”

當前,編程貓用戶的年齡跨度非常大,低幼也成為了重要的布局。今年,編程貓正式推出小火箭幼兒編程和探月少兒編程兩個新產品,分別針對4-7歲和8-12歲的青少年。

  小火箭幼兒編程和探月少兒編程能快速啟動背后也是基于底層工具,編程貓早在2018年5月就推出了移動化編程工具Nemo,授課和學習均可以通過手機端就能完成。

  也就是說,編程貓的工具就相當于基礎建設,也是底層系統,可以運用在各個平臺上,能給用戶一致的體驗,這便是編程貓敢于縱深發展的底氣。

  “我認為工具、內容和服務是編程領域最重要的核心能力,而前端獲客和拓科帶來的續費增長每個機構都可以做,但對于素質教育來說不是最優的,因為學科跨度太大,剛需和非剛需的邏輯也不同。相比其他剛需的學科教育,素質教育領域的編程工具和內容是深度綁定和結合的,具有更強的特殊性,也能形成很強的行業壁壘。所以,我認為在垂直的體系上可以做大做全,而不是去橫向擴科,未來我們會繼續扎根編程領域進行縱向發展,從而跑出不同的商業模式。”李天馳如是告訴多知網。

  02

提升合作校運營質量:培訓體系+數據打通

  在新的產品矩陣化中,線下業務也是重要組成部分,這主要就是編程貓的B端合作校。今年,這塊業務的考核重點是健康度,其次,線下與線上融合,OMO的落地也是重中之重。

  回顧2019年,編程貓加快了線下開合作校的步伐,開啟了“百城千店”計劃,從前期校區選址、裝修方案、校區布置等方面給出的建議,到教學培訓、管理培訓、課程體系、多媒體課件的提供,再到實際運營方面的支持,編程貓都會給予門店支持。一年下來,拓展了近600家線下合作店。

快速奔跑之下,問題也暴露出來。李天馳向多知網坦言:“開店數量進展還算樂觀,運營健康度則是一項很大的挑戰,編程貓正處于非??焖俚陌l展過程中,大部分的店是近兩年開的,需要一些沉淀。”

  反思后,李天馳提出:“編程貓今年的目標是開到1000家店,但擴張不是重點,而是更加關注合作校的運營健康度。

  為了提升運營質量和健康度,編程貓進行了一系列探索。

  線下機構如何能標準化運營?經過1年多的摸索,編程貓B端的培訓系統已經在去年成型。

  2019年,編程貓選拔了不到100名優秀店長,扮演“教練”的角色,每周通過線下方式,對機構的校長、店長和老師進行招生、獲客等方面的培訓與服務,相當于“代運營”。培訓結束后,將有一周的實戰時間用于檢驗成果,檢測項目包括教學轉化、銷售話術與后端交付等。

  “讓最好的店長去分享自己的經驗,這個體系就像學校一樣,用最好的人培養出更好的人。”這是編程貓培訓體系的內在邏輯。

  疫情爆發后,編程貓的培訓工作由線下轉移至線上,由編程貓的教練對合作校進行課程與運營的培訓。疫情下,開辦了56個線上學習班,每天至少安排5節課程,培訓期間每天累計授課280節。

  這一套教練制度的培訓體系在疫情下發揮了很大的作用,迅速將線下合作校的運營與管理工作標準化地轉移到了線上。李天馳認為:“組織架構的設計是非常重要的。雖然這個環節會增加成本,利潤率自然會變低,但同時也會讓線下的合作方式變得更加健康。”

  線下的健康度增加,能和線上更好地融合。在李天馳看來,所謂的OMO就應該是彼此相互促進和發展,是連在一起的網絡。

這個網絡如何有效地流轉?沒有背后的系統支撐還是很難落到實處。

  李天馳給編程貓設定的OMO方案分為獲客和服務兩個層面,從獲客層面來講,應該讓產品流動起來,線上能把銷售做到線下去,線下能把客源導到線上來;服務層面,線上線下也要融合,線上難以完成的應該由線下作為觸點,比如家訪和一些面對面的交流和反饋,線下也要利用線上去補足通勤時間長、家長接送麻煩等弊端,同時提供雙線方案。

  在李天馳看來,OMO意味著更優的獲客模式,通過線上線下結合打通獲客渠道;同時,也能夠為各地線下合作方增加線上產品的豐富度,幫助他們更好地利用學生周中時間的利用率。

在這個過程中,李天馳越來越發現:“數字化是很大的挑戰,數字化鏈路在系統級別上的打通是最重要的。”

  原本編程貓的信息化是有的,比如數據可視、也可被收集,但業務間的數據流轉,以及線上線下并沒有完全打通。“怎么把用戶上課的信息串聯起來,進行數據分析,幫助老師提高效率?怎么通過對獲客數據的分析,提升廣告投放的效率?”這些其實都可以通過系統來實現。

  2019年,編程貓開始打通底層系統,讓線上線下信息快速流轉。比如,線下為家長寄送教材,線上可以立即同步,然后可以進一步進行課程安排,整個線上線下是一個流通的網絡。

借著前期的積累,今年春季,編程貓為幫助線下機構招生,恢復產能與管理,編程貓順勢推出了“谷雨”平臺,該系統涵蓋銷售招生、人事管理、教務行政、上課授課幾大模塊。同時平臺整合了編程教育上課時需要的實用功能,還能為學生自動打開編程工具,同步課程表等。

  目前“谷雨”平臺推出有一個多月,合作校產生了積極反饋。“原先預想第一批10家、第二批20家、第三批100家,但剛開完說明會,不到一小時,100家就滿了。”目前,眾多編程貓合作伙伴正在使用谷雨系統,這說明機構對于數字化幫助的需求是切實存在的,系統將原來的信息化升級到了數字化,也就是從一個孤島變成打通鏈接的狀態。

經過疫情的洗禮,線下合作校會更加注重與線上的結合。在數據層面連通之后,才有可能降本增效,OMO才能真正發揮作用。
在線上線下融合的過程中,編程貓的用戶更加下沉。

  截止目前,編程貓累計用戶達3000余萬人,覆蓋300余個城市,其中,“低線城市雖占比不高,但低線城市用戶數量已經占到70%以上”。由于低線城市信息化特長生的需求還存在,李天馳預測,編程貓低線城市的用戶增長勢頭將會持續強化,高于一線城市增長率。

  有意思的是,近期,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在微博上頻繁分享自己使用編程貓產品學習Python編程語言的內容。今年4月19日,潘石屹微博透露,參加了NCT全國青少年編程能力等級測試(Python一級),編程貓告訴多知網,潘石屹以接近滿分的成績通過了該項考試。

早在今年1月,潘石屹成為了“編程貓鄉村編程普及計劃發起人&推廣大使”。但他學習編程這件事完全是他的自發行為,在他看來:“編程作為一種科學、嚴謹的語言,能夠培養人的邏輯,應向大眾進行普及,從而間接長遠地提升社會生產效率。”也正因為如此,不僅僅是潘石屹本人,連他身邊的高管和秘書等也在學習編程。

  當下,國家越來越重視編程教育,又有了像潘石屹這樣一群大V開始推廣編程,這對少兒編程的下沉都是助推力。

  而矩陣化中的“校內”一端也很難繞過去,如今,編程貓已經入駐近13000所公立學校,依然是利用工具和內容去切入與打通。

  03

  組織的變革:配合矩陣化后端進行調整

  在這一系列矩陣化發展路線中,“系統(包括工具)”的驅動作用凸顯出來,而全新的矩陣化下,組織也有變化,to B的培訓體系僅是其中的一小塊,每一塊新業務都有相應的人力和工具的調整。

組織是隨著業務變化的,原來編程貓大多是工具側的人才,而今在教育培訓業務成為重心之后,更多的教育培訓領域的人才進來,比如從新東方在線過來的陳婉青,還有從其他大的培訓機構以及頂尖畢業院校引進的教育側人才。

  當下,編程貓還在不斷吸引新的人才,雖然創始人都很年輕,但對人才并不唯“年齡”,畢竟“經驗”能避免一家公司少犯錯。

編程貓CTO孫悅(內部叫他書記)在五周年的演講中提到:“貓廠人才需求,永遠虛位以待。”他還拿三國舉例,“一個國家的興衰只和一個事情有關:人才,人才濟濟就是國運昌盛的時候,人才凋敝的時候就是國家衰落的時候。”
在組織上,編程貓鼓勵創新,也給予員工最大的創新度,將最年輕、最快、最優秀的人才放到最新的業務上,小火箭編程便經歷了這樣的過程。

  在五周年慶典上,李天馳講了《五年,五個年輕人的故事》,講到了小火箭編程的項目負責人,這個年輕人從地推做起,到品牌合作,再到商務對接,沒有很大的成就,但他堅持不斷嘗試,還做了編程貓的下沉項目“編多多”,也以失敗告終。不過,令人想不到的是,這個年輕人默默地做了小火箭項目。

小火箭編程可以說是小步迭代的嘗試,從整個體系里面長出來的新業務,而它的成就代表了編程貓有一個寬松富有創新的環境。也正是這樣,編程貓還在探索各種新的業務,比如大班課業務,這也是一個有沖勁的年輕人帶隊。

  針對優秀的人才,編程貓也有一套激勵體系。在年會上,針對高速成長的小伙伴編程貓每人獎勵了一臺特斯拉model 3:第一個是小火箭項目的負責人,李天馳給他的獲獎理由是“最堅定,有夢想”;第二個人是關于變化,他從財務轉去拓展公立校,公立校業務成熟后又去拓展線下合作店;第三個人也是關于變化,他開拓了廣州和北京辦公室;第四個是一名老師,她上級評價她“一直做解放人的事情,有使命感”,在她的影響下,老師們的效率更高了。

第五個故事是關于未來,第五臺特斯拉沒有發放,而是計劃獎勵給在9月1日之前能產生巨大價值的小伙伴,不論層級職稱職位。
“產生巨大價值”的標準怎么衡量?孫悅演講中透露出了一個觀點:“非線性增長。”簡單來說分為三步:“第一步,成為Influencer(有影響力的人);第二步,爭當創新者,第三步,下笨功夫。”

  第一步Influencer是說,把認為對的事情推給第二個人,影響第二個人之后繼而影響更多的人,也就是不僅僅是成為更好的自己,還要成為更好的我們;第二步是說要保持充分的興奮,有激情參與到創新項目里來;第三步是說要無所畏懼,創新的路上總會有質疑,但要堅持下去,就像Elon Musk一樣,不停被質疑,但仍然堅持自己。

  激勵是一方面,能夠在編程貓堅持五年的小伙伴,也是對公司系統工具的信心。編程貓的工具是和教學教研綁定的。

  在編程貓,上課系統、工具以及前端的獲客系統這一系列的后端服務系統均配合產研聯動,比如,在疫情爆發之初,所有人不能立即去現場辦公,但編程貓大年初五已經全部在線上正常辦公,還有部分老師不能準時上班,需要非??焖侔颜麄€排班課表全部要改掉,這些都是后端系統工具的作用。

  陳婉青來到編程貓是看到了:“第一,編程學科的潛力,擁有巨大想象空間;第二,公司年輕的管理層,國際化的教育背景,多元化人才組合方式;第三,矩陣化的產品布局:線上線上全覆蓋、校內校外全覆蓋、授課方式全覆蓋;第四,自研工具,競爭壁壘高。”

經過半年多的工作,尤其是疫情期間,陳婉青的感觸更深了,這段時間,編程貓的業務不但沒有走下行線,反而同比增長300%,陳婉青體會到:“在線教育企業,越來越拼產品力和組織力,編程貓恰好在這兩點上是強項。”

  路線越來越清晰,未來的路還很長,編程貓團隊“無所畏懼”,有足夠的力量與時間賽跑,“畢竟天馳才29歲”。

 

点点赢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