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每家入場的在線教育公司的規模都非常大了。在線教育非常好玩的事情其實在2020年才剛剛開始?!标愊驏|說。

跟誰學再詳細解釋大小班切換問題,并同步發布“百家素養課”

2020-06-09 21:42:48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孫穎瑩  

多知網6月9日消息,在跟誰學六周年發布會上,跟誰學創始人兼CEO陳向東稱,跟誰學正在通過“大班教學、小班服務、個性體驗”的方式重新定義在線直播大班課。這也是對此前“渾水指控跟誰學用戶多為機器人、跟誰學回應系大小班切換”的進一步解釋。

陳向東提到,在跟誰學直播大班課有一個主講老師,可能會面對2000個孩子,但跟誰學200多個孩子會配一個輔導老師,而這些輔導老師會通過拉小班的方式服務于學生和家長群體,某種意義上講就是小班教學。

同時技術發展到今天,使得所有學生數據都被掌握,我們可以根據學生具體的錯誤點、難點、困惑點向他推送相關內容,甚至我們可以個性化地推送相關內容。比如200個孩子中有50個孩子選擇了A,選A是錯的,怎么錯了,我們的輔導老師就可以錄制一段視頻,甚至拉著這50個人開個小課,然后通過系統瞬間發送給50個學生和家長。對于輔導老師而言他服務了50個孩子,但對于學生和家長而言,在那一瞬間他們是一對一的,也是個性化的。”陳向東具體解釋道。

對于未來跟誰學在在線大班課賽道的發力,陳向東透露將基于技術、教研、理念創新三個角度出發。

陳向東在發布會上表示,今年第一個季度,跟誰學的研發費用已經達到了1億元,在接下來的兩到三個季度里,跟誰學將繼續在技術上加大投入。預計今年年底,跟誰學將有超過2000名內容、技術和產品的研發人員。”

此外,陳向東透露,跟誰學將繼續加大對于人才的招聘力度。“跟誰學將通過組織創新、激勵創新以及文化創新等激活組織,讓更多熱愛教育的人才做教育,給最優秀的人才最多的尊重、訓練、成長、光環和報酬。

在發布會上,跟誰學還發布了“百家素養課”,旨在將素質教育學科化,培養孩子“四體勤、五谷分、知天文、曉地理”的能力。

WX20200609-214059.png

據介紹,“百家素養課”將邀請社會各界知名人士進行在線授課,以錄播形式學生及家長提供人文歷史、名著賞析、數理思維、社會交際、家庭教育等類型的系列素養課。同時課程還將依托傳媒與合成技術,增強教育過程的藝術性與互動性,后臺還將同步記錄學生學習數據。

“今年每家入場的在線教育公司的規模都非常大了。在線教育非常好玩的事情其實在2020年才剛剛開始。”陳向東說。

 

附陳向東演講速記:

 

陳向東:每個人都值得更好的教育

 

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

 

非常開心能夠遇見大家。

 

跟誰學是在6年前創辦的,坦白地說,6年前我和伙伴們一起創辦這家公司時,完全沒想到會有今天。很多人都在問,“跟誰學是誰?”

 

一、跟誰學是誰

 

跟誰學是中國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K12在線教育公司;跟誰學是中國第一家只融了A輪就在美國上市的在線教育公司;跟誰學是中國在美國上市時團隊持股比例最高的一家公司;跟誰學是世界上第一家市值突破100億美元的在線教育公司。

 

跟誰學是誰?近段時間我才逐步意識到,跟誰學確實有很多東西沒有被外部知道,以至于有相當多的人不理解跟誰學。

 

跟誰學是誰?跟誰學是一家在線教育公司。如果想真正了解跟誰學,我想最重要的是了解非常重要的三個關鍵詞:

 

第一個關鍵詞:至暗時刻。

 

我們都知道,跟誰學曾經一度拿到了最大的A輪融資5000萬美金,可以說是高光時刻,但緊接著,我們就墜落懸崖,走進了公司一度快活不下去的至暗時刻,那時候跟誰學才一歲多。

 

當一家公司經歷了真正的痛苦,真正的至暗時刻時,當一家公司能夠面對至暗時刻做反思、做批判、認認真真對內歸因的時候,我相信這家公司未來的成長就會真正地超越想象。我們經常說“痛苦+反思=進步”,而中國有多少人能夠真正理解一家創業公司在一年多時賬上基本就沒錢了,創始人拿出自己的積蓄投入到這家公司,告訴這家公司每一個伙伴“跟誰學是不會缺錢的,跟誰學永遠不會缺錢”。

 

第二個關鍵詞:小規模。

 

我們在創辦跟誰學的頭3年,公司人數基本都保持在600人左右。我曾經對很多朋友說:如果一家公司能夠非常幸運地在小規模時保持足夠長的時間,對這家公司而言就是最大的一筆財富。比如一棵小樹,在它比較小的時候經歷了非常惡劣的環境,同時我們去呵護關注這棵小樹,我們給它剪枝,這樣當它長大時,它自然是筆直的棟梁之材。但如果一棵小樹苗在小時候野蠻生長,有很多枝椏沒來得及剪去,當它變大以后再想去修剪,砍掉它任何一支枝椏,都可能會傷害到這棵樹木。

 

今天想來,我覺得跟誰學非常幸運,600人的規模保持了三年。在那三年,外面沒有任何跟誰學的聲音;在那三年,我們信奉“黑暗森林法則”;在那三年,我們在公司內一直強調:要活下去。

 

各位朋友其實很難想象,在公司最初的3年,公司管理干部開會時,我總會讓大家背一個定義——什么叫客戶?我們的很多管理干部不斷被拷問“什么叫客戶”。當時我們對客戶的定義是,學生和家長給我們付費,我們給他們最優質的服務和教學,并且我們還能夠賺到錢。而我們用賺到的這些錢,可以在年底時給大家發獎金,可以在第二年給大家漲工資,可以更多地投入研發。

 

第三個關鍵詞:最小單元點。

 

今天人們看到說,跟誰學在2007年時只有1個億的營收,2018年時只有4億不到的營收,而到2019年,我們的營業收入超過21億,現金收入超過33億,并且我們的凈利潤接近3億。

 

很多媒體朋友說,為什么全中國在線教育公司都在賠錢,跟誰學一家卻能賺錢?我不知道怎么回答這個問題,但我們嘗試著去找尋跟誰學和任何一家中國在線教育公司最大的差異。

 

跟誰學在美國上市時只拿過一輪5000萬美金的融資,而其他在線教育公司有好多家拿的錢是我們的10倍甚至20倍。跟誰學沒錢,因此我們會把每分錢都花在研究客戶和服務客戶上,我們會把每分錢都花在選拔伙伴和培訓伙伴上,我們把每分錢都花費在打磨每道流程、提升每道流程的效率上。當一家公司壓根兒沒錢時,它和有錢公司所做的動作是完全不一樣的。

 

所以,最后的結果就是,在2016年10月份,跟誰學找到了最小單元點,在2017年9月,整個公司找到了盈利最小單元點。也是在2017年9月,我本人不再失眠,我非常開心地在每晚睡前都說“真好”,每天早上醒來時我也說“真好”。

 

跟誰學是誰?跟誰學是一家在2014年創業的公司,是一家在2014年有1000多家公司都在做教育O2O而最后活下來的一家公司。如果回溯2014、2015年,會發現那真是一個非常偉大的創業時代,1000多家公司同時創業做教育O2O,絕大多數都死掉了,剩下的一些都在轉型和聚焦,而跟誰學如此幸運地活了下來。

 

跟誰學是誰?跟誰學是一家以K12為主營業務的在線教育公司,是以在線直播大班課為商業模式的一家公司,是一家剛剛6歲的公司。在這里我想特別懇求所有朋友,能以一個對待6歲孩子的態度來審視、關切、關心跟誰學。

 

二、我是誰

 

我是誰呢?我是一個從農村走出來的孩子,我是一名老師,我是一名創業者,我是跟誰學的董事長兼CEO,我是今天站在你們面前遇見大家的一個人。

 

我是誰呢?我先講講我的“三個相信”。

 

第一個相信:我特別相信年輕的力量。

 

17歲時就參加了工作,最開始是當老師教書,教初二,因為才17歲,所以一無所知,但我非常幸運的遇到了當時的校長。直到今天我都記得校長特別有激情,每次講課都口吐白沫,嗓音沙啞,偌大教室、偌大校園里都能聽到他講課的聲音,他每次講完課之后都疲憊不堪,但他一旦跟你說話,他又完全“打滿雞血”。

 

17歲的陳向東那時的榜樣人物就是校長,所以我也學著他變得非常有激情,每次講課我也是口吐白沫、嗓音沙啞。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每天晚上睡得很晚,中午從來不睡覺,就住在學校,當時我沒事時就抓著學生,和學生對話,了解學生,看他的薄弱環節,給每個落后學生補課。

 

第一個月月考時,我們班的平均分比另外兩班的平均分高了快20分。那時候我才17歲,我不怎么懂教育,不怎么懂什么是好老師,但我懂得初學者的力量;我懂得找到最優秀的人并向他學習的力量;我懂得要全力以赴的力量。這就是為什么跟誰學每年在對人才進行“掃描”時,我們會不斷地更換語言,今年我們說“得98、99后者得天下”,我在公司內部不斷地、反復地告訴每一個跟誰學人,我們該怎樣找到對生活有熱切向往的年輕人。

 

第二個相信:我特別相信技術的力量。

 

1991年,我通過成人高招讀到了當時我能夠讀的最好學校——河南教育學院,選擇的專業叫做電子技術專業。那時候學習的核心課程是模擬電子線路、數字電子線路、微積分、信號與系統、BASIC語言等等,1991年的時候我就在學習編程,1991年時我還嘗試組裝收音機,像電容、二極管等,所以技術、組裝、復制這些東西在我腦海中印象之深切,超越所有的想象。盡管后來我到中國人民大學國際經濟學院讀了碩士和博士,但在我的腦海深處,我對于技術的癡迷一直都在。

 

第三個相信:我特別相信學生和家長的力量。

 

2002年時,我有幸一個人到武漢創辦了武漢新東方學校,去的時候只拿了30萬注冊資本金,一年后我們做了1500多萬的利潤,4000多萬的收入。在我的腦海中,我特別相信,如果你能夠把學生服務好,如果你能夠讓家長感動,學生和家長就會不斷地把錢交給你,你就會有源源不斷的現金流。所以要想做一家偉大的教育公司,不需要燒錢,最好的融資方法就是把股票分給員工,分給伙伴,通過更好地服務學生和家長,從而來做一家真正的教育公司。

 

相信一些朋友聽到這里應該會理解,跟誰學為什么只融了A輪后就不再對外融資,因為我相信,做教育公司本來就不應該燒錢。

 

我們在2015年就在公司提出了“變現”,就在公司提出了“盈利性增長”,在2016年、2017年、2018年,我們甚至把盈利性增長寫進了公司戰略。我在公司講的最多的一句話是“我們要慢點、慢點、再慢點,因為慢就是快。”我們不做規模,我們不做所謂的對外的虛榮,我們就踏踏實實地服務學生、成就客戶,踏踏實實尊重伙伴,成就伙伴。

 

我是誰?經過6年創業,我發現我還是一名老師,從1988年我成為一名初中老師開始到今天,我做教育已經32年了,我是一個對教育有真正敬畏感的人。

 

三、每個人都值得更好的教育

 

我是一個特別特別農村的孩子??梢韵胂?,一個在農村長大的孩子,從來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后來通過奮斗,讀了???,讀了本科,讀了碩士,讀了博士,所以在我內心深處,我覺得如果我作為一個農村的孩子能夠通過奮斗改變自己的命運,那我相信中國所有農村的孩子都應該能夠通過奮斗改變他們的命運。而通過奮斗改變命運最好的方法,我想就是讓每一個孩子都能夠接受最優秀的教育。

 

我在讀初中的時候,要去縣城參加數學競賽。我的數學老師凌晨就從家里出發,在大雪紛飛的冬天凌晨,一路上跌跌撞撞,4點多時跑到我們家把我叫醒,拉著我翻山越嶺到了鎮上,坐著公共汽車去縣城參賽。由于老師在路上摔了跤,傷了腿,到我家就晚了十幾分鐘,等我們趕到鎮上,頭班公共汽車已經出發了,我們不得不坐第二班公共汽車過去,競賽就遲到了半個小時。最后我的老師滿臉流淚,哀求監考官讓我進考場考試。

 

直到今天,我都還記得我的老師滿臉淚水哀求別人的場景;直到今天,我都記得我的老師拉著我跌跌撞撞翻山越嶺趕班車的場景;直到今天,我都記得因為遲到導致最后沒有入選,老師多次對我說對不起的場景。那是一份溫暖的場景,那是一份愛的場景,那是一份痛愛的場景。

 

14歲時讀的是師范,當時因為家里窮,我沒能上高中,所以我不得不讀了洛陽市第一師范學校。但我撞上了這輩子最大的運氣,因為在1985年到1988年,鄧小平所倡導的教育改革產生了一些實際效果,當時北京恰好選派了中央講師團去洛陽市第一師范學校支教。

 

我到今天都還記得,那些來自于北京的大學老師就住在我們那個地方,教我們,給我們描述遠方的故事,給我們描述北京的故事,給我們描述國外的故事。這些老師的支教,真正改變了我的一生。

 

我在和我姐姐聊天時,經常會帶著“嘲笑”的味道跟她說,姐,當年咱家你是被保送到高中的,好像你撞上了讀大學的運氣,但你知道嗎?當年就是因為你上了高中,我不得不上師范,而我在上師范時撞上了來自北京選派的中央講師團的老師。在我腦海深處,那是一份來自于北京的老師送來的溫暖,那是中國首都選派出來的最好的老師的溫暖,那是一個給你帶來了無限想象和可能的老師給你帶來的溫暖。

 

所以當我決定創業,當我決定和伙伴們一起創辦跟誰學的時候,跟誰學的最初使命是“讓教與學更平等,更便捷,更高效”,這大概就是我們出發時的夢想。到今天再來審視我們最初的使命時,我覺得我還是蠻感動的。有天我一個人發呆,我想到了過去幾年的創業歷程,想到了當時我們創辦這家公司的第一天就確定了我們的使命、愿景和價值觀,我們就確定我們要把“誠信”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其實自己都感動不已。我特別幸運遇到了那么多好的伙伴,在那么艱難的時刻大家一起走了過去,因為我們相信每個人都值得擁有更好的教育。

 

四、全新定義在線直播大班課

 

跟誰學的商業模式是在線直播大班課,但在線大班課并不是跟誰學第一家做出來的,今天大家看到的在線直播大班課雙師模式也不是跟誰學第一家做出來的,但跟誰學是全新定義在線直播大班課的引領者。我相信今天在線大班課的同行都或多或少的在認真研究跟誰學,我也相信如果再有兩三年時間,當我們拆解跟誰學過往的數據時,我們就會發現更多“秘密”。

 

我們是怎么理解在線直播大班課的呢?不妨從跟誰學的創業歷史來看。2014年6月份時我帶隊創辦了跟誰學,當時我們把跟誰學定義為了一家科技公司,壓根沒有“教育”二字。所以當時我找的人一半都是技術,基本都來自百度,跟誰學的團隊到300人時居然有200人都是互聯網產品、內容、技術、研發。我們大概在創業不到一年時就有100多位來自于百度的產品技術和研發,所以跟誰學在一開始創辦就是作為一家科技公司而開始的。

 

2014年7月份,我們組建了視頻直播技術團隊,某種意義上說是今天大家看到的主流大班課,可以說我們是在線教育公司中第一家組建視頻直播技術團隊的公司。2015年3月,我們用自有技術推出了3000多人在線直播大班課,應該是目前所有直播大班課公司中用自有技術同時服務人數最多的一家公司。

 

我們在2016年3月份時組建團隊,開始孵化以K12的B2C為主導的在線直播大班課品牌高途課堂;2017年6月,我們把內部的5個團隊整合組成新的高途課堂;2017年8月,我們把所有to B業務要么關掉、要么拆分,把所有力量都聚焦在了跟誰學面向to C在線直播大班課的商業模式上。所以2017年9月份時,跟誰學整個公司單月實現了盈利。

 

我想很多朋友都會問,Larry,你怎么想到做在線直播大班課的?我17歲開始教書時,好老師很稀缺,所以每個班都塞滿了學生,我的班有73個孩子,教室后面的門都打不開。1999年底我加入新東方,成為了新東方一名GRE的邏輯老師,那時候我們每個班都是500人、600人的課堂。2002年我到武漢創辦武漢新東方學校,當時我們裝修的第一批教室大概都是400人的階梯教室,因為我們都知道做教育最難的、難于上青天的是,找到、培訓、激勵足夠多的優秀老師。

 

所以我在想,如果一個優秀老師在線下每個班只有20個學生,而通過技術在線上,每個班能夠教2000個孩子,某種意義上說,我們就把一個最優秀老師的產能放大了100倍。換句話說,在線下的一家公司,如果需要3萬名老師去服務學生和家長的商業場景,在線上只需要300名優秀老師。而如果我們能創設一種最好的文化,設計一種最好的機制,研發一種最好的技術,設計一種最好的互動,打磨一種全新的場景,我覺得是非常非常激動人心的。

 

記得2015年3月,我們3000多人在線直播大班課上課那天,我真的是激動不已,后來跟誰學決定全線進入到在線直播大班課。所以從主講、到輔導、到銷售、到運營、到內容、到技術,100%的伙伴都是我們自己的伙伴,我們要做出最優秀的服務。

 

因為我自己就是大班老師出身,所以我知道大班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跟誰學從聚焦在在線直播大班課第一天的時候,我們的模型和行業內每家都不一樣。今天各家可能和我們都一樣了,但各位朋友可以去求證,跟誰學全面聚焦到在線直播大班課場景的時候,我們和市場中任何一家其實都有很大的差異。

 

所以我想說,跟誰學并不是全世界第一家做在線直播大班課的,跟誰學不是全世界第一家研發出雙師模式的,但跟誰學全新定義了在線直播大班課,跟誰學對于在線直播大班課的理解可能是相對于市場更早一些。

 

有人問我,Larry你覺得跟誰學最大的護城河是什么?我讓提問者隨便拉住我們的干部去問,結果我們的干部都回答說,跟誰學最大的核心競爭力是組織能力。朋友們又問跟誰學最大的挑戰是什么?我們的伙伴同樣會回答,是組織能力。

 

我相信朋友們都會發現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在線下場景時,如果你是一位名師,你所住小區對面的校長是咱舅,咱家還很富有,有一家門面房,其實你就可以創辦一所學校了。但在今天的在線場景下,我們會發現一家在線教育公司的鏈條比線下機構的鏈條長得多,一家在線教育公司的分工會比線下的分工多得多。比方說,流量團隊、銷售團隊、主講老師團隊、輔導老師團隊、內容研發團隊、教師打磨團隊、視頻直播團隊、數據團隊、人力團隊、財務團隊、數據反饋團隊等等。

 

因為在線教育的分工更多,在線教育的鏈條更長,這就使得在線教育這件事本身組織的難度會急劇加大。盡管今天市場中有很多在線教育公司,但我認為非常好玩的事情其實在2020年才剛剛開始,因為我們每位朋友都發現,今年每家入場的在線教育公司的規模都非常大了。我再說一遍:今年每家入場的教育公司的規模都非常大了。

 

如果大家認為跟誰學的模式是一個可以拷貝的模式的話,核心問題是,市場每一家公司的規模都很大了。如果一個2歲小女孩訓練壓腿的動作,是很容易把腿壓下去的,但如果另一個18歲的女孩看到別人壓腿壓得好,她也想在第二天就迅速把腿壓下去,其實是非常難的,因為她已經18歲了,她要訓練這個動作需要時間。所以2020年對于跟誰學是特別美妙的一年。

 

五、重新定義在線直播大班課

 

有很多記者朋友都會質疑一個問題,說在線直播大班課,怎么保證效果?有很多記者朋友都會問我,你怎么看線上一對一,你怎么看線上小班課。我想這樣跟大家表達,不知道是否能表達清楚。如果我們真正去體驗在線直播大班課的時候會發現,在線直播大班課的表象是大班,但對于學生和家長的上課來說,他面對的主講老師實際上是一對一。在線直播大班課有一個主講老師,可能會面對2000個孩子,但我們每200多個孩子會配一個輔導老師,而這些輔導老師會通過拉小班的方式服務于我們的學生和家長,某種意義上講就是小班教學。

 

同時技術發展到今天,使得所有學生數據都被掌握,我們可以根據學生具體的錯誤點、難點、困惑點向他推送相關內容,甚至我們可以個性化地推送相關內容。比如200個孩子中有50個孩子選擇了A,選A是錯的,怎么錯了,我們的輔導老師就可以錄制一段視頻,甚至拉著這50個人開個小課,然后通過系統瞬間發送給50個學生和家長。對于輔導老師而言他服務了50個孩子,但對于學生和家長而言,在那一瞬間他們是一對一的,也是個性化的。

 

所以在線直播大班課的魅力就在于,它的表象是一個在線直播大班課,但它的本質是大班教學、小班服務、個性體驗,今天我們再來重新定義在線直播大班課的時候,大家只是說大班,但我們希望最終學生和家長感受到的是一對一,感受到的是個性化。

 

接下來,我和大家聊聊跟誰學在線直播大班課接下來的三個創新。

 

我們會在技術創新上去加大投入。今年第一個季度時,我們的研發費用達到了近1億人民幣,如果再看兩到三個季度,大家會發現我們在研發費用方面的投入是持續、陡峭上升的。到今年年底,我們預計會有2200位內容、技術和產品研發人員,大家說5G、云、大數據,這些技術本身要想真正產生力量、真正產生價值,真正產生對于學生成績提高的影響因子,我想其實才剛剛開始。

 

我們會在教育創新上繼續下工夫。我所理解的教育創新是我們如何才能讓更多熱愛教育的人才做教育,我們怎么通過組織創新、激勵創新,通過真正對人的尊重,通過創新一種最好的文化能夠讓大家有愛。教育的本質是什么?我想教育的本質是愛,是溫暖,是影響,是疼愛,是把你的生命給另外一個生命。如果我們認為這就是教育的本質,那對于一個商業機構,就必須要做所有的組織創新以激活組織。而激活組織最重要的一個密碼,就是能讓全中國最優秀人才中,相當的比例的人才愿意來做教育。

 

今天我給大家說一個數據,行業中都知道跟誰學的輔導老師是最奮斗、最拼搏的,不少媒體在報道中都說“你見過夜里12點的西二旗嗎?”為什么我們的輔導老師是最拼的輔導老師,對于一個大學本科畢業生,第一年工作做得好,他的年薪肯定不止10萬,我們做得最好的輔導老師,一個月能拿到4萬塊錢,所以如果說跟誰學有什么密碼,我們就是把最優秀的人才請過來,然后給他們最多的尊重,最多的訓練,最多的成長,最多的光環以及最多的錢。

 

當然,最重要的是要理念創新。我是一個從農村走出來的孩子,做教育32年,我一直在想我怎么會長成今天這樣,我怎么會那么有運氣撞上了所有一切,我何德何能有今天。有人說Larry,再給你100億,你能再做出一家跟誰學嗎?我說別說給我100億,給我200億我也再做不出來另一家跟誰學,因為任何一個巨大的、偉大的運氣,它過去就過去了,我想我們就是撞上了所有的運氣,從而走到了今天。

 

所以我在這里想說的是,在線教育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大運氣,今天我們看到的數據是中國越來越多家長開始相信在線教育,開始嘗試在線教育,中國越來越多優秀的主講老師,越來越多頭部的老師開始找到我們,希望加入我們,成為在線直播大班課的老師。今年我們在校招招聘輔導老師時,只招大學本科前20%的學生,并且很多時候我們的面試通過率只有10%。

 

我想所有一切都只是在說,我們從什么地方來,我們到什么地方去,我們是誰。我們從什么地方來?就是我們的使命,科技讓教育更美好。我們到什么地方去?就是我們的愿景,成為令人尊敬的教育機構。我們是誰?就是我們的價值觀,成就客戶、誠信、務實、進取、合作。我們是一群向往美好的伙伴,在一起,創造美好,成為美好。

 

我們有一句特別的語言:將心注入,全力以赴。特別感謝各位朋友,我們會繼續努力,成為更好的我們。

 

將心注入,全力以赴。

 

謝謝大家。

点点赢配资